短篇感人鬼故事小说3篇

【鬼故事】 中国语文阅读网编辑:乐平 2016-03-09本文已影响

  短篇感人鬼故事小说 缆车惊魂

  至今我还记得他,他救了我。还记得五年前,上大学那会,学校组织旅游,是去一个很高的山,名字不记得了,我们一班六十多人,那天一切准备就绪。那时我特别讨厌他,他不合群,很傲慢,胆小。几次看他不顺眼。和个女生一样。我当时甚至不知他的名字。

  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坐缆车,他被分到我们这了,一个缆车六个人坐。我们五个在里面大声哟呵,推推拉拉的,完全没把百米高的山峰看在眼里,他看着窗外,我们一直在疯,他终于忍不住了,气氛脸红的说道:“在缆车上别乱动,小心点吧!”

  我听闻,连忙和几个同学轻篾道:“切,胆小鬼,这都怕,都大老爷们了。”还有一个人附和道:“是啊,你和娘们一样。还有资格说我们。”他脸更红了,头撇向一边,不再理会我们,任我们这样打闹。“砰”缆车剧烈摇晃,我们都被吓到了,大家纷纷说道:“怎么了?”“吱”缆车扭动的声音,左右不停晃动,好像随时要掉下似的。我们慌张的静止身体,现在才知道,应该听他的话了,哎。我转头一看,原本这条轨道上的四根铁丝已经剩下一根,该死的风景区部门也不维修。我们确实很害怕,底下就是山谷,白色的雾气一直在空中缭绕不散。我们没有一个人脸上不慌张的。他,他一脸镇定。我们赶紧拿出手机打求救电话,可是一点信号都没有,有几个同学一脸惊恐,像是要被枪毙一般,甚至流出汗,这么几度的温度都留得出汗…

  “有救了”我听闻他们说道,赶紧揉揉眼睛,刚刚睡着了。只见在我们之上有一架直升机,放下两根绳子,两个同学就迫不及待的爬了上去,再次,我和他最后爬上去,我看着眼前的绳子,抓到顺势爬上,爬到一半,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绳子断了,我急速下坠,我绝望了,从这掉下去,不可能生还,我闭上眼,脑中浮现美好的往事。

  我没死么?我睁开眼,手被他抓到了,他显得很吃力,他狰狞的面孔挤出一句话:“快抓住绳子”我一手甩过去,抓住了绳子,可是,一根绳子并不能承受两人的体重,绳子开始发出断裂的声音,我抓的更劳了,他也很急,绳子在不断断裂,我们倆的心揪的紧紧的。二十秒,短短的二十秒,像是过了一个世纪,绳子即将断裂,我看着他,他深一口气,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定一样,说道:“我先下去,等下放绳子下来”随后不等我回话,直接跳下去。我惊呆了,能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么?这不是找死吗。我赶紧爬了上去,叫着:“快放另一根绳子下去”我再次看下去,缆车受到重大的压力在不断晃动。我心像是卡在嗓子里一样。就在扔绳子下去的那一刻,缆车发出剧烈的响声,堕落下去,我能清晰看到他的微笑。而不是那种受惊吓的表情,那么从容…

  回到学校,我哭了一上午,下午,学校在谷低找到了他的尸体。尸体摔得粉碎。肠子内脏流了一地,但他的脸上还是那副微笑,从容,淡定……

  我再次抽搐了起来,为什么我不主动下去?

  后来我转了学,这件事一直印在我心中,我想再次看他一眼。我找人帮忙找到一个阴阳师。他晚上帮我通灵,我拿着他生前的手表,十二点,他出现在我的房间门口,我看向他,他还是那副微笑,我看着他,忍住自己不哭了,可还是抽搐了起来,他走过来,不,应该是飘,轻笑道:“怎么了,大男人哭成这样”我道:“你为什么要跳下去?”“呵呵,我也不知道,本能吧。”他道。我没在说话,他继续道:“你还真会抓时间,明天我就投胎了”我也笑了:“呵呵,希望你下辈子过得好,多交点朋友。”他回到:“恩,对了我要走了,你保重”

  天大亮了,我揉揉欲睡的眼睛,说道:“这是梦啊。”但愿你下辈子开心……

  短篇感人鬼故事小说 感人的鬼车司机

  这天正值中秋,街上的人们或行色匆匆、或步履悠闲,行色匆匆的大都手提着一盒儿月饼往家赶,步履悠闲的大都是成双成对的恋人,正在这中秋的傍晚感受着团圆的温馨和浪漫。

  费了好大劲儿我才找到了老谢师傅的家。那是朝阳八里庄北里一片片排房中两间很普通的低矮的小屋,一个瘦瘦的脸色苍白的中年妇女把我让进屋—她就是老谢的媳妇谢嫂。

  屋里有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礼貌地叫了我声叔叔,然后就按***吩咐,到里屋做功课去了。我想她一定是老谢的女儿佳佳。谢嫂拿了把椅子让我坐,端上茶来。

  屋里柜子上老谢的遗像立在那儿,镜框里大头、卸顶、小眼睛,塌鼻梁的老谢,大嘴微笑着,就象是刚刚讲完一个笑话,意尤未尽的样子。看着老谢的遗像,怎能不想起和老谢开双班车日日夜夜。

  谢嫂仔细地聆听着我和老谢的故事,两只眼睛呆呆地望着老谢的遗像,不停地抽泣,浑身颤抖着,她努力地用毛巾捂住嘴,好不让哭声出来,怕让隔壁的佳佳听见。

  谢嫂说每天晚上老谢都会在梦里来看她,问她身体怎么样了,听说谢嫂手术很成功,老谢在梦里高兴得手舞足蹈,梦里老谢说我现在忙着呢,开出租挣钱呢,把钱存在咱的牡丹卡上了。

  谢嫂醒来觉得事情蹊跷,就拿着牡丹卡真的去了银行,果然卡上的钱真的多了……

  “我现在明白了,孩子他爸,你死了也没忘了我们娘儿俩啊……”谢嫂泣不成声。

  我把那盒磁带交给了谢嫂,谢嫂接过来,手不停地哆嗦,颤抖的手好不容易把它塞进了录音机里,老谢那熟悉的的声音立刻在屋中回荡起来——

  “孩子他妈,佳佳,我也想你们啊,可我真的该走了,就是幽灵也要去该去的地方了,真的不放心你们娘俩,这些日子我拼命挣钱,我不想死后把一大堆债再给你们娘儿俩,如果真的那样的话,你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过活,我把钱都存在咱的牡丹卡上了,还有我的丧事都是开出租的穷哥们儿凑的钱办的,替我还人家—‘的哥的姐’们都不容易。我只能为你们娘儿俩做这么多了,以后还要靠你们母女俩相依为命了,千万多多保重啊!孩子他妈,自打你跟了我,我就没让你过上好日子,你们娘儿俩跟着我没享过什么福,我真对不住你们娘儿俩呀……一直说等你病好了,咱们一家三口去开车康西草原玩儿的,真没想到这一下子,只有等到来世才能团圆啦……”

  谢嫂泪流满面,伤心涌到脸上,不停地抽噎着……

  “佳佳,你是个好孩子,现在你长大了,一定要心疼妈妈,妈妈身体还虚,多照顾妈妈。你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好,爸爸放心,等将来上了大学,出息了,就不会再受爸爸***这份苦和累了,将来不论你走到哪里,希望你不要忘了爸爸,不要忘了你爸爸是个出租汽车司机,你永远是出租车司机的女儿——”

  里屋的门一下子被猛推开了,佳佳大哭着,跪在爸爸的遗像前,发疯似的叫着:“爸爸——爸爸——我想你呀爸爸,天天都在想你念你呀爸爸!你不是说好了一家人开车去康西草原的吗?爸爸,你回来吧!你知道我和妈妈多想你吗?你回来!快回来吧!爸爸!”

  只见那遗像中的老谢,嘴角微微颤动,一串一串晶莹的泪珠从眼睛里涌了出来……

  邻居的电视声远远传来,那是中秋联欢晚会的欢声笑语;一颗礼花弹在空中散开,映得中秋之夜五彩斑斓。

  老谢走了,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我的车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公里表似乎也慢了许多,汽油又恢复了原色,整个车子总是脏兮兮的,我也懒得擦,我每天在这都市的繁华中穿梭,却感觉如行尸走肉一般,总也无精打采的,提不起精神,有时我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个幽灵,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日复一日地徘徊。

  我打算合同期满,把车交了,不想再开出租车。

  忽然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谢嫂打来的,要用一下我的车,说今天是老谢的周年,她和佳佳去给老谢师傅上坟。

  我把车停在谢嫂家门口,谢嫂和佳佳正等着,她俩抬着一辆纸糊的汽车,也是红色的,三厢富康,谢嫂说那是她们娘儿俩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糊的……

  天空碧蓝如洗。

  老谢师傅的坟在一座小丘上,周围青草茵茵,我们一起把那辆祭奠用的纸车抬到老谢的坟前,谢嫂和佳佳站在坟前,伫立良久,仿佛是在感应着老谢的呼吸。

  “孩子他爸,我们来看你来啦,你就放心的走吧,你为我们娘儿俩做得够多的啦,我的病彻底好了,还有了一份儿新工作,做交通协管员,咱的债都还清了,你就放心的安息吧,你累了一辈子该好好歇歇了,对了,差点忘了,咱闺女被保送上大学了,是北京大学,我会供她到毕业的——”谢嫂的眼里闪着泪花,喃喃地向老谢诉说着,她强忍着泪水,做出坚强的样子,从她那瘦弱的身躯中,我仿佛看见蕴藏在里面的坚韧力量。

  “是啊,爸爸,你就放心地走吧,”佳佳凝望着父亲的墓碑,眼里充满自信和面对一切艰难的勇气:“家太让您操心了,爸爸。现在您不用操心了,我们挺好的,您就放心的去吧,我会照顾***,我大了爸爸,我懂事了爸爸,我永远也不会忘了您的,不会忘记我是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女儿,不会忘了是父亲的血汗,把我养育成人的,我为你自豪爸爸。你不是最希望咱家能有辆自己的私车么,我和妈妈亲手给你做了一辆……这就给您送过去……”

  佳佳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红帽(出租车停运牌),放在了纸车的风挡前,继续倾诉着:“爸爸,天堂里没有出租车,即使有,您也不用再操劳了,我把‘小红帽’扣上了,这辆车您就在那边自己享用吧,妈妈说了,她说她下辈子还嫁给您的,女儿佳佳我也想对您说,如果真的有来世,佳佳还是您的女儿——那时,咱们就能一家三口,一块开车,去康西草原……好好照顾自己……等我们,爸爸 ——”

  佳佳点燃了那鲜红的纸车,火焰也是红彤彤的。

  烈焰腾腾,空气在颤抖,仿佛大地也在燃烧。

  熊熊火光中,只见老谢那熟悉的身影探出车门,冲谢嫂、佳佳、还有我招了招手,微笑着又转过身去,驾驶着那辆鲜红的纸车,缓缓地、缓缓地,向着远方的蓝天驶去——

  短篇感人鬼故事小说 感人的医院灵异事件

  刚入夜,某市一间急诊中心十分钟前收到急救电话。附近高速公路发生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救护车已在去途中,留守在急救中心的小林护士正在做着准备工作。忽然,门口象一阵风刮过一样,等小林抬起头发现一位身穿浅绿色衬衫,面色苍白的男人正着急的站在柜台前。

  ‘大夫,我姓钱,我的太太和儿子发生了车祸,请赶快准备大量A型和AB型血,还有我的太太手臂和助骨折断,我儿子的两条腿都断了,请你赶快准备器械,一定要让他站起来啊!求你一定要救救他们’那男人一口气说着,小林插不进半句嘴。

  不敢怠慢,小林立即登记。说完那男人却准备离开,这时小林才发现钱先生的额头也在渗着血。

  ‘钱生,你也在流血,赶快先包扎下吧!’小林想叫回他。

  ‘不用了,我没事,只要你们尽力救他们,我就十分感激了,我还要回去陪着他们’那男人回头慈祥的答到。说完便匆匆走了出去。

  这样紧张家人,真是个好男人啊!小林一边想着一边毫不怠慢的准备着用具,并通知血库取出大量A和AB型血。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急救车回到医院,车上推下一对已经昏迷的母子,小林赶紧跟着进了急救室内,经快速检验,这母子俩果然是A和AB型血,准备的血液几乎是雪中送炭,参加急救的医生们诧异了一下但没多想便扎进紧张的急救中。而小林似乎有点奇怪,为何不见钱先生呢?

  过了一会,门外第二次折回的救护车推下了男主人,小林见正是刚才那位穿着浅绿色衬衫的男人,就上前想与他了解情况,但拖着急救床的医护同事却向她打了一个眼色,小林明白这个男人救的可能性很小了,怎能呢?刚才还挺好的呀!小林刹时间脑袋发涨。医生们还是尽最大的努力抢救了四十分钟,但也没能将他救活。但隔壁的母子俩因为抢救及时而有了生的希望。

  参加救援的同事们告诉小林,去到现场时,这一家三口被牢牢的夹在车厢内,最难解救的正是男主人,而这三人中皮外伤最少但最严重的也是他,当医护人员给他戴氧气罩时,他似乎用尽所有的力气只说了三个字‘救他们’然后再也没苏醒过。

  小林听完后呆若木鸡,许久的不能回过神来。嘴里喃喃自语‘他——他来————他说——-告诉——-我的不会——不会啊!’她晕倒在椅子上。

  接下来的几天里,小林逢人就说这件事,希望有人相信她,但同事大都见怪不怪!认为她是神经衰弱。

  又过了几天,在小林不断憔悴的面容中,其中一位参与抢救的医生想到一个问题,如果不信她的话那是谁吩咐她准备血源的呢?

  终于他们连同小林一起来到医院的监控中心,翻看了当晚的监视录像,在她登记的那一分多钟内竟然没有一个病人出入过急诊区内,而监视器内的小林却似乎在和空气说话,又或者在喃喃自语。手里登记着当时的记录。顿时围观在监视器旁的同事们鸦雀无声,静得连心跳声彼此都听的见。

  此时的小林已是泪流满面,耳旁传来那慈祥的声音‘不用了,我没事,只要你们尽力救他们,我就十分感激了,我还要回去陪他们’。

  祝全天下的父母们身体健康!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ZGYWYD.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语文阅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