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的鬼故事3个

【鬼故事】 中国语文阅读网编辑:乐平 2016-03-09本文已影响

  短篇的鬼故事 血色红包

  “周总,您看这材料就用6号的行不?”刘经理一手拍着监理的肩膀,一手握着监理的手,很是热情的说。

  周总会心一笑:“刘经理,虽然这6号的材质比不上8号的,不过你办事我放心。“

  送走了刘经理,周总摊开手,手里面赫然一个小小的红包,拆开红包是一张银行卡,背面附上了密码。打开电脑一查,周总得意地笑了,2万,还算他明白事理,虽然每一次材料进场,作为监理的周总都可以从中捞到一笔,但比起那个老狐狸,自己这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就拿这次的材料来说,设计上要求用8号,但实际上用的6号,这就可以从中赚到十几万,而刘经理想白白赚到这十几万,监理不签字,材料不进场,他拿什么去赚?想到这,周总心里有些不平,自己应该得到更多,下次得暗示刘经理多拿点才是。

  一年后

  “新闻报道,XX大厦倒塌,导致死伤数十人,具体原因正在清查。”

  周总喝着茶,看着新闻,听着新闻现场惨叫不断,哭声不止。XX大厦正是一年前和刘经理合作的那次。现在二人也在合作,不过,周总并不担心那件事情会牵扯到自己,虽然材料进场签字的是自己,不过那些资料早就动了手脚,任他怎么查,从台面上也是查不到自己的。

  “周总,这次又得麻烦您老了。”刘经理笑呵呵地走进监理办公室。

  “刘经理,你不是说不会出事么?”周总拿着报纸,佯装生气。

  “周总,那怎么能是我们的问题呢?您放心,我上下都打点好了。”刘经理说着将包里的厚厚的红包递给了周总。“周总,您看,这次的材料......”

  周总看看红包,将红包收进了抽屉。

  晚上周总开车回家,桥上大堵车,周总奇怪了,这都晚上十点过了,怎么还会堵车?周总慢慢地往桥上开过去,不焦不急地等着,下午在办公室碍于人多,周总还没看红包是多少呢。这两年刘经理胆子越来越大,再多的钱他也用现金装,这样也好,自己数着心里乐呵。

  周总打开红包,掏出钱,慢慢地数着。突然周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人盯着自己看。周总警惕地向四周看去,没人看自己啊,可是这种被人偷窥的感觉怎么这么强烈?周总没心思再数钱了,看着手里红得像血一样的红包,周总突然有些恶心,当然不是恶心钱,下次还是让刘经理换信封装吧。

  周总放好了钱,打开车窗,左手边的车里坐了几个人,每个人表情都挺严肃的,真是奇怪的一家人。看着大家都在有序地往前慢慢移动,好像只有自己在烦躁?这可不像是堵车啊。

  这么一想,周总更加觉得不对劲了,是啊,这里太安静了,只有风声,河流声,却没有听到有人说话,没有听到车子的发动声,更别说堵车常听见的吵闹的喇叭声了。周总想问问旁边的那辆车的司机,按了一下喇叭,周总竟然听到了喇叭回声!

  左边车上司机缓缓地转过头,周总看着他脸上的肉就这么慢慢地往下掉,浑身是血,整个车上的人都开始惨叫,周围的车里也传来惨叫声。周总手脚发抖,掏了好几次,才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没信号,周总绝望了,自己这是到了哪里啊?不能进不能退,到处都是车。周总一把抓上红吧,颤抖地打开车门,突然听到桥梁垮塌的声音,周围车上的人都下来了,那些或许都不能叫做人,周总只看到了一张张血肉模糊的脸,有些缺胳膊,有些少了腿,有些没了头,有些能看到骨头,周总想跑,却动不了,所以的人已经包围了他......

  “新闻报道,昨日XX大桥倒塌,死亡人数一人,在车内发现了大量红包,此人也是XX大桥的监理。警方已证实XX大厦和XX大桥倒塌均是建筑商偷工减料,现已拘捕相关负责人。”

  妄负自己的职责,为金钱不顾他人性命,总会遭到惩罚。不要侥幸,也许下一个就是你!

  短篇的鬼故事 鬼洞探险

  这个世界繁华之地隐藏着肮脏,肮脏之地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条人来人往的街道下方,藏着一个年代久远的小山洞,洞外有一扇铁门上着锁,阻止了好奇的人们进入洞内。据当地人讲,这个洞曾经在抗日战争年代被用作防空洞,供人们避难。后来没有战争以后,这个洞就用铁门锁上了。

  离这个洞南方千米之外,有一所小学,离这个洞西方八百米之外,又有一所小学。小孩们总是喜欢稀奇古怪的事情,对这个洞各种各样的传说,也是充满着好奇,孩子们都叫它鬼洞,当然,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真的有鬼。

  这天星期五放学后,几个五年级的小孩约定晚上一起去鬼洞探险,他们都是住在这附近的孩子,平时也比较贪玩,所以就算晚上玩晚些回去,大人们也不会介意。

  到了晚上,五个孩子都在街道上集合了,只要沿着街道旁边的某个旋转阶梯一直走下去就能到达一条平路,沿着平路再往前走10米,就能见着鬼洞了。孩子们有人带了电筒,有人带了蜡烛。

  一个叫小五的孩子拿着电筒对着洞内照了照,他推了推铁门,嚷道:“哎呀,这门上锁了的。”

  外号“大个儿”的孩子捂住小五的嘴巴说道:“你小声点,被过路的大人听到会挨骂的。”

  “大个儿”也推了推铁门,用手扒拉了一下锁,没想到轻轻一拽,锁就开了。孩子们想,大概是年代久远锁坏了吧。

  门开后,5个孩子便依次走进了洞里。洞很小,只够半大孩子过,若是个高的成人,得佝偻着腰才能过去。孩子们打着电筒,点着蜡烛,往洞里越来越深的地方走去,洞外的亮光越来越弱,直到漆黑一片。“哐当”一声,洞外的铁门自动合上了,那把生锈的铁锁掉在地上。

  越往里走,洞内越宽阔,一股股发霉的泥土味直往孩子们鼻子里钻。

  “大个儿,前面出现了两条路,该走哪一条啊?”小五叫道。

  “这个嘛…让我想想。”“大个儿”挠了挠头,想了想刚说道:“走…”

  突然,孩子们手里的蜡烛和电筒都同时灭了,洞里一片漆黑。五人当中有两个女生,小娇和小雯,她们本来拉扯着对方的手,见状都害怕得呜呜哭了起来。另外三个男生也吓得魂都快丢了,站在原地摆弄着手里的电筒,掏出打火机点着蜡烛。这时,又一个“呜呜”声在五人当中响起。

  小五哆哆嗦嗦问道:“阿杰,你…一个…男子汉…哭…哭啥?”

  阿杰吼道:“谁哭了?我可没哭,是大个儿吧?”

  大个儿不干了,嚷道:“什么,你俩什么时候见我哭过?不会是…不会是…”大个儿虽然没说完,几个人也猜到他要说啥。五个人更害怕了,若不是洞里漆黑摸不清方向,他们肯定会拔腿就跑。突然,几人手里的电筒都亮了起来,蜡烛也能点燃了。在光亮重新来临的时候,他们中突然多出了一个人,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孩,他的头发乱蓬蓬的,就像鸟窝一样,脸上满是污迹,分不清他是小女孩还是小男孩。

  “这…怎么突然多了个孩子?”看他的身高,约2.3岁吧。

  “喂,小孩,你会说话不?你怎么进来的?不会是偷偷跟着我们吧?”大个儿尽问些蠢问题。

  小孩只是看着他们,不说话。

  “我看我们还是原地返回吧,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儿。”小娇说道。女孩子通常比男孩子敏感。其余四人都点点头,往来时的方向走去。很奇怪的是那个突然出现的小孩也跟着他们,一路尾随。

  走了很长一段路,路似乎变长了,按来时的时间早应该到洞口了。五人当然发现了猫腻,都停下了脚步。

  “哎哟,累死我了。”阿杰抱怨道,“早知道就不跟你们一起来探险了,我们…不会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吧?”

  “啊,鬼?鬼在哪里?”小五四处张望,看见了跟在他们最后面的小孩。“这孩子…不会是鬼吧?”小五用手指着小孩。其余四人都望向小孩,用电筒和蜡烛把他从头到脚照了一遍。

  “啊…!!!”五个人同时叫了起来,因为现在他们才发现小孩的脚离地,似乎是掂着脚飘在地面上。

  五个人一害怕,都撒腿往前跑去,边跑边往后看,奇怪的是小孩并没再跟着他们。跑着跑着,他们竟然来到了一片宽敞的地儿,在地上竟然躺着一片一片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穿得破破烂烂的,披头散发,身体抽搐着,似乎很痛苦。

  他们有的很狂躁,在地上打着滚,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和脸皮,抓挠着胸口和墙壁地板,做着最后的临死挣扎。在五个人出现的时候,他们都齐刷刷的看着五个人,挣扎着向五人爬去,越来越近。

  见着这样恐怖的场面,小五不争气地尿了裤子,当尿滴落到地上的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刚才还躺着地上挣扎着爬向五人的人们全都不见了。五个人回过神来,往相反的方向跑去,这次,再也没遇见鬼打墙的事,都顺利出了洞。

  事后,五个人都病了一场,病好后大家都没有笑话小五尿了裤子,反而感谢他的童子尿冲散了阴气使大家得救。

  鬼洞的前身确实是一个防空洞,某次老百姓们在躲避空难的时候遭到了敌人放毒气,全都含冤死在了洞里。后来将尸体清理出洞后,含冤的灵魂们却留在了里面,得不到安息。至于那个小孩,它并没有恶意,大概是因为贪玩吧。

  再后来,政府修路建房,那个鬼洞永远消失了,不复存在。

  短篇的鬼故事 迷路丧魂

  “张鹏,你...你居然背着我!”哐!小可不忍直视眼前的一幕,回头用力的甩上门,她强掩住泪水,但她纤细的手指哪能捉住清澈的泪水,在指缝里涌出。

  “小可!小可!你听我解释”张鹏从床上跳起,匆忙穿上衣服,慌慌张张的追了出去,此时的小可已经开着车远离了张鹏的视线。

  “死张鹏!你就是一个混蛋!背着我找别的女人!你不得好死!死无全尸!呜哇哇...”小可气愤的骂道。

  张鹏和小可是一对新婚不久的夫妻,小两口在别人面前总是那么的恩爱,让人很是羡慕,但实际上两人早就有了隔阂,只是不想在大家面前表现出来。

  现在小可,把张鹏捉奸在床,看来他们的生活真的是无法继续下去了,其实小可还是爱着张鹏的,但两人的隔阂不得不使她放弃。

  行驶在漆黑的公路上,小可虽然一个劲的咒骂张鹏,但是心里还是想张鹏会不会给她打一个电话,于是她拿起手机“怎么没有信号?好吧,张鹏看来我们真的是无缘了”说罢,小可便关机了。

  一心想着咒骂着张鹏的小可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家她是不打算回去了,想到着,又是一阵心酸。想想自己委屈了这么久一直都是绕着他转,仿佛失去了自己一样。小可暗骂自己活该。

  忽然前方站牌处有一个人向她挥了挥手,小可见对方是一个单身女性,放心的在对方旁边停下了车。

  “你好,怎么啦?小姑娘”小可见对方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礼貌的问道。

  那女孩模样清纯,娟秀的脸庞眨着大大的眼睛,修长的身材配上一身洁白的长裙,不要说是男生了,就连此时的小可都有些心动。

  “您可不可以把我带到一个叫花园小区的地方,我等了好久都等不见一辆车,我可以给你多付一些钱的。”小女孩善良又夹杂童气的问道。

  听着那甜甜的请求,小可情不自禁的说:“好啊,可以。”

  车继续行驶,小女孩的出现暂时让小可忘记了老公的种种,可就在车走几分钟的样子,小可想起听人说花园小区是建在郊区大树林深处的一所小区,是开放商专门针对有钱有势的人建造的。小可转过脸看了看小女孩,开朗的冲她笑了笑,心想:有钱人家的孩子真是不一样,要是她也可以变得很有钱就好了。

  冷风透过车窗吹得小可打了一个哆嗦,“阿嚏!哎呀,好冷啊,对了,前面怎么走?我对这里不是很熟”小可转过脸问了问小女孩。

  “我也不知道...”小女孩悠悠的回答道。

  “不会吧,你不知道,那怎么办?天都这么黑了,我们两个不是瞎转的吧”此时的小可有点着急。

  又行驶了一段时间。

  “我总是觉得后面有车在跟踪我们”小可不安的说道。

  小女孩不动声色的说道:“没有,你猜错了。”此时说话的语气和之前大不一样,小可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车灯照的前方可以清楚的看见大树在晃动,这条路本来小可就没有来过,加上黑夜的笼罩,小可显得很紧张,手心里开始冒汗,车速也有点快了。

  突然!

  公路开始扭曲!车窗开始扭曲!包括那个小女孩也在扭曲!小可的视线模糊了。哐当一声!车撞在了一棵树上...

  “哎呀,头好疼啊”小可按着自己的脑袋,血从头上渗出。“我这是在哪?”,她缓缓爬出轿车,向着四出端望。

  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小姑娘,小姑娘,你在哪啊?”

  没有人回答,小女孩已不知去向。小可不觉心生恐惧,难道她遇到鬼了!

  小可赶紧坐回到车上,拿起手机给张鹏打电话,“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小可疯一样的打给张鹏,可是换来的总是冷冰冰的一句: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当当当!

  一阵急促的声音把小可拉回到了现实,啊!小可一声尖叫。

  没有人!

  窗外没有人,是谁在敲车?

  小可拿起车子里的手电,向四周照了一照,还是什么都没有。只有在恐怖片里出现的情景居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小可抱着头蜷缩在驾驶座上哭泣着。

  哐哐哐!

  又有人在敲车门。

  小可战战兢兢的抬起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小女孩。大声说道;“你到底是人是鬼啊!,求求你不要吓我了好不好。”小可眼泪伴着鼻涕沾的满脸都是,脆弱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

  “你快出来,我不会害你的,我是来救你的。”小女孩认真的说道:“你快点,他快来了,不然我们都不好逃跑的,具体的事以后再说。”

  看着小女孩认真的表情,小可觉得不像是在说谎,她拿上手电赶忙下车,小女孩一把拉上她就跑。

  “你的手好冰啊!”小可冲着女孩说道。

  她们跑到一个坟墓群前停了下来,小可一看墓群前的大门,门上写的竟是:花园小区!

  坐在屋子里的凳子上,小女孩诡异的冲小可一笑,嘴角淡淡的说道:“终于把你骗到这里来了,啊哈哈...吃了你我就又可以变得年轻漂亮了”

  原来那天晚上,张鹏打电话始终都打不通给小可,他便去找气愤小可,就在小可把车停在公交站牌处时,张鹏看见小可的旁边坐着一个披头散发,面色苍白,身穿白色长裙的女鬼坐上了车,吓得张鹏大叫一声。

  他慌乱之中打车追赶小可的车,想救出小可,就凭他爸爸送给他的那块开过光佛玉,就可以驱赶鬼怪,张鹏只想快点再快一点。

  女鬼发现了张鹏的意图,使小可开的车迷路,好甩掉他,可是谁知小可把车撞在了树上,女鬼只好亲在下车去会会张鹏,可是抵不过佛玉,只好回来拉着小可就跑。

  花园小区墓群前

  总是有一个焦急的身影的寻找着什么,他的胸前戴着一块佛祖的玉佩。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ZGYWYD.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语文阅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