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超恐怖鬼故事3个

【鬼故事】 中国语文阅读网编辑:乐平 2016-03-09本文已影响

  短篇超恐怖鬼故事 半夜传来的敲门声

  清河这个年仅16岁的女孩,死在邻居家门前,双眼大睁,像有无数悲愤想要诉说。警察来拍照的闪光灯,嘈杂的人群声,使本该沉寂悲凉的气氛,多了很多看客围观的滑稽。

  昨天夜里,清河一个人在家,突然听见钥匙孔转动声,会是谁呢?开始一阵兴奋,莫非是吵着离婚,各奔东西的爸爸妈妈想起女儿一个人在家回来了,随着门开的那一刹那,一切幻想都破灭了。一个凶神恶煞的蒙面男子,手中拿着刀,看见一个女孩在家,毫无顾忌闯进屋来。清河害怕到眼泪已无声的流了下来,浑身僵硬,那名男子毫不客气地用刀指着她,警告说:“不要动,告诉我你们家值钱的东西在哪,敢反抗,就杀了你。”随后便开始翻箱倒柜,并哈哈笑出声来,说着:“小姑娘,等着啊,一会来伺候伺候大爷,表现好的话,我就放过你……”听到这些,清河顾不得太多,趁着没人注意,疯跑到门前,提起最后一点勇气,冲了出去,因为她不晓得当男子什么也找不到时,会不会大发雷霆,更不想被这样卑鄙的人侮辱。她用尽全身力气敲响每一个邻居家的门,大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求求你们快开门啊!”虽然屋里面都有人,但是谁愿意惹祸上身,谁又会多管闲事呢,每一扇门都如一把冰冷的尖刀刺进清河的身体,最后在一户人家门前,强盗追上来,随着一声惊天般惨叫,女孩失去生命,带着无限怨恨……

  没过多久,在这里居住的人,每到半夜十二点,便能听见咚!咚!咚!敲门声,有些人经不起折磨搬家了。可偏偏清河死去的那户人家不信邪,当敲门声响起,他们便在屋里骂声连天:“是哪个狗崽子,装神弄鬼,再敲就报警,有种明着来……”还趴在猫眼上向外看,可是这一瞧,家中的女主人疯了,是死去的清河,满脸带血站在门口。没人知道女主人为什么疯,因为她已经失去意识,每天只会说:“我马上就来开门,等会。”后来,那户人家莫名消失了,家中只有怎么也散不去的尸臭味,和最后一点点线索,一封信。

  信的内容是:我们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这里好可怕,好血腥,每天都被烈火炙烤着滴血的心,我们好后悔,可是我们活该。那个杀人犯呢,他的肉被一刀刀砍下来,这就是我们的饭,很恶心,连肉都是臭的,但没有办法,这就是冷漠的代价。还有那些同样见死不救的“人”,别以为你们可以逃脱干系,等着她来敲门吧。咚!咚!咚!

  短篇超恐怖鬼故事 天台的水箱

  事情要追溯到三十年前,那时候阿森还只是一个二十岁的香港男孩,来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的,计划想先找个房子住下来。可是看看口袋里不多的钱,阿森又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廉价的出租房,就这样在街上走了整整一天。大约下午5点多的样子,阿森突然看见路边的墙上贴着一个房屋出租的信息,一室一厅的房子,房价却低的出奇。阿森太累了,没有多考虑,就按照地址找了过去。

  穿过大街小巷,行人越来越稀少,也几乎听不见什么车辆的声音了,阿森看着这个有些破旧的筒子楼,心想:应该就是这里了…有些疲惫的他拨通了房东的电话:“你好,我想要租你们这里的房子,我已经在门口了。”“等我十分钟。”房东回答的很简单。阿森就在楼梯口静静的坐着,这里可真黑,阿森仔细看了一下,这里是那种四面楼房围起来的一个天井一样的院子,一层楼大概有十几户人家,开放式的,就是站在外面就可以看见每家的大门,门口留有一段距离走人,铁栏杆围成一圈,可是奇怪的是,这才7点多,四栋楼却只有两三户人家开着灯,突然上面一滴一滴的往下滴水,阿森出于好奇,把头伸出去往上看,只见天台上清晰的看见一个巨大的水箱。他想或许这栋楼的供水应该就出自那里吧。还没来得及转头,只听身后突然有个人说话了:“要租哪一间?”阿森吓出了一身的汗,毕竟天都已经黑了,这里又这么阴森:“啊!房东吧?吓死我了,那个,哪一间都可以,干净就可以。”房东没有任何表情的领着阿森走向了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没有多说话,拿了房租,就默默的走了

  阿森进了房间,开始收拾行李,却听见卫生间发出咚咚的响声,阿森不敢站起来,就是睁大了眼睛盯着卫生间的方向,突然卫生间的灯开始不停的闪了起来,并且地上的水渐渐的流向客厅,一双骷髅一样的手慢慢的抓住了门框,发出吱吱的声音,然后又不见了,阿森刚要松一口气,突然发现地上的水印开始有了一双一双的脚印,脚印越来越靠近他,越来越靠近他,然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睁大了眼睛的女人,浑身是水,皮肤已经腐烂,露出发白的肉。阿森闭上眼睛大叫了起来,卫生间突然没了声音,阿森慢慢的睁开眼,客厅的地板什么也没有,房间和刚进来是一样的。可能是太累了,幻觉吧,阿森心想着。没多久,他太累了,就睡着了。

  第二天,阿森早早的就起床了,揉着朦胧的睡眼走到洗手间开始刷牙洗脸,迷迷糊糊的接了一杯水开始刷牙,阿森喝了一口水,然后突然皱起了眉头,他仔细看着这杯水,只见水很浑浊,还有一丝一丝的类似肥肉一样的东西,阿森一下子吐了出来,好半天才缓过劲。气氛的他拨通了房东的电话,房东很快赶到了,阿森生气的盯着房东:“你们的水是从哪流出来的?这些都是什么东西?”房东看都没看:“水就是天台那个水箱里的水,没有过滤,难免有点不赶紧,你可以烧开水用就行了。”说完走的很快就消失了。阿森见没有商量的余地,房租又很便宜,也就不计较了。

  晚上,阿森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今天又没有找到工作啊。没精打采的走像洗手间开始洗脸,水的味道真是让人无法忍受,阿森忍不住趴在便池吐了起来,只见一双腐烂的手从里面慢慢的伸了出来…阿森呆住了,下一秒反应过来,立刻盖上了盖子。洗手间又一次发出了敲打的声音,阿森疯了一样:“到底是谁!我没有做过坏事,你为什么找上我!!”阿森十分激动,却没有注意到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抽泣的女人,浑身滴着水,脸上血肉模糊….

  阿森冲出门外,走向仅有的几家邻居门口,敲响了门,“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住的地方有问题?水有问题,卫生间还会有奇怪的响声”听了这话,邻居们一个两个都把门关上了,露出了无奈的表情。阿森失望的走回了家,算了,不管了,没有钱,也只能住这里。他回到家刷牙准备睡觉,当喝下那味道恶心的水的时候,这次阿森彻底崩溃了,因为他居然咬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拿到手上一看,居然是个女人的指甲。阿森坐在地上,整个人像被抽了魂一样,这时门响了,他跌跌撞撞的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位老大爷:“年轻人,进屋聊可以吗?”阿森点了点头。

  “年轻人,不要去查了,没有用的,只会给自己招来祸端…”老大爷叹了口气。阿森更加好奇了:”这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啊,以前我们这里住满了人,所有邻居都相处的很好,经常一起吃饭串门。后来房东的太太突然失踪了,怪事就连连发生,有人家里水管响个不停,有人家孩子说看见了什么女人,结果大家就能搬得都搬走了,有人说房东太太死了,这是她在诅咒这栋搂的人。直到现在,就只剩我们三户人家了,加上你,就是四家,我带这孙女住,我们也是没有钱没办法才住到现在的…”说完老大爷就匆匆告别了…

  阿森越发想要去查明原因,既然出事都是水管的原因,那问题肯定出在水管或者,天台那个大水箱…已经10点多了,天色黑的可怕,这小小的天井里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但是不知道什么力量促使着阿森非要去天台探个究竟,于是阿森带上手电筒,摸着黑网天台走去,忽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一把掐住了阿森的脖子,仔细一看,原来是房东正拼命的掐着他,嘴里还不断的说着:“叫你多事,叫你多事!”阿森奋力一推,把房东推下了搂,阿森立刻往家里跑,开门的时候看见房东摔的满脸是血冲了过来,来不及进屋,阿森就一个劲的往天台冲了上去,房东紧跟其后,到了天台,阿森无处可逃了,房东大笑着冲过来:“看你往哪跑?”然后一棍子把阿森打晕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阿森隐约醒了过来,发现房东不见了,天台上只有他一个人,突然,旁边的水箱发出了巨大的声响,阿森忍不住爬上去往里面看,这一看不得了了,房东在水里挣扎着,阿森正想要去拉住他,水箱里却顿时出现了一个腐烂的女人,一把将房东拽了下去。阿森迅速跑下楼召集楼里的三户人家,大家一起冲向天台,只听见天台响起诡异的哭声:“因果报应啊!!!他该死,他该死!!!哈哈哈哈哈哈哈”所有人都吓的不敢出声。

  第二天,警察来了,从水箱里捞出了两具尸体,一个是房东,另一个紧紧的抱住了房东的身体,她就是失踪了近半年的,房东太太…..

  短篇超恐怖鬼故事 致命记忆

  冬日深夜的冷风总能穿过合不严的门缝划过女孩清秀的脸,使她不得不在香甜的睡梦中露出一瞬间狰狞的表情。她下意识地拉拉被角,却怎么都阻断不了那拼命跑进骨骼里的风。

  她揉揉惺忪的双眼看看宿舍里的其他姑娘们,一个个睡得平静安稳。正准备将头缩入被盖之际,眼球却不由自主地转向了那面长方形的大镜子,一个身影慢慢清晰起来。

  “安吉,安吉,你干嘛呢,你的画笔掉了。”周文的声音响在耳边,把正在游离中的安吉拉回现实。她冲周文笑笑,弯腰从地上捡起滑落的画笔,脑海中却满是昨晚恍惚看到的那抹身影。是她吗?一定是我看错了吧,安吉暗想。她拼命晃晃脑袋,继续画起了画。

  北方的冬季总是冷得让人发慌,特别是在学校,西北风一刮,女孩们的脑子里就只剩下家里的大床还有那个暖和的被窝。因此到了中午,太阳那一缕缕光线就显得倍加温暖。

  每到这个时候白涩安总会拉着安吉吵吵着要去日光浴,呵呵,这个任性傲娇的女孩儿总是依赖于温柔恬静的安吉。其实谁人都看得出来在白涩安心里安吉是特别的,可那种特别也只有她才了解。

  画作完毕,安吉注视着画里的女人,皑皑白雪中,她犹如圣洁的仙女立于大地之上,就像她的涩安,那么曼妙,那么妖娆。雪花打在她的脸上,她也可以依然放肆的笑……往日美好一幕幕显现,安吉竟忍不住笑出声来。坐在身旁的周文问安吉这是怎么了?安吉看看画中的人儿转头苦笑道:“我昨晚看见涩安了,她回来找我了。”

  “不会的,怎么可能呢?是我们……”周文慌张的四下看看,见无人注意,便继续说到“不是我们亲手把她埋了吗?怎么可能还会回来呢?”

  安吉与白涩安并不是自小认识一起长大的,她们是属于一见面就特别投缘的那一种。那个时候,安吉在学校出了名的画画好,而白涩安却连怎么拿笔都不知道。那年冬天,对,是个中午,阳光终于冲破重重阻碍,来和期盼它已久的姑娘们相会。

  而安吉刚好站在了挨着白涩安的阳光里。她冲涩安礼貌一笑,耳边却传来至今无法忘却的一句话。那个场景里,涩安一脸正经的看着安吉的眸子,轻声说道,你知道吗?你身上有阳光的味道。

  安吉同周文说她看见白涩安的第二个夜里,她突然被一声凄惨怪异的叫声惊醒,宿舍走廊急促奔跑的的脚步声随即传入耳廓,窗台边渐有笑声且愈来愈大,但宿舍里除了安吉,竟无人醒来。

  她悄无声息地下了床,蹑手蹑脚地来到窗前,颤颤巍巍地打开窗子,而就在窗户打开的那一瞬间,一切戛然而止,仿佛所有都没有发生过,没有叫声、没有笑声、没有脚步声,在安吉耳边呼啸而过的只有冬日凌烈的寒风。

  她关窗准备回头的时候,突然间特别想要洗一下手,因为觉得手上黏糊糊的,感觉都要把手指粘在一起了。她使劲搓着双手,湿漉漉的感觉让她极度不安,她缓缓地展开双手,血,全是血。手上、窗台上、地上、墙壁上,全部都是。她的泪止不住地流,是恐惧,是无助,还是……她猛然抬起头,环顾四周,沫沫,然然,小左,爽儿,你们别吓我。

  周文赶到的时候,安吉正坐在一片血泊里目光呆滞,表情痛苦,满嘴胡言道:“涩安,涩安,她回来了,是她,是她,她真的回来了”。

  “嘘!来,别怕,我们走。”周文带着安吉离开,她浑身颤抖,周文紧紧地搂着她,一路走的缓慢竟不知不觉来到校园的东北角,这里荒草丛生,极少有人经过此处,自然也很少有人知道草丛深处有一铁门可通向校外,她们加快脚步,想要赶在天亮之前离开,然越走越急反而被荒草所拌。

  安吉依旧神情未定,周文停了下来,指着不远处的沙坑对安吉说:“怕什么,涩安不就在躺在那里吗?她都死了,没事的,别怕,除非这世上有鬼。不然我才不信呢。当初是她不顾与你的交情,做出那么无耻的事来。这一切都是她活该……好啦,别叫了安吉,我说了别碰我。”

  “是涩安,真的是她。”

  自从安吉与白涩安成为朋友,学校一下子轰动起来,校园老大的清纯女神竟与一位谁人见了都避而远之的有名的妖精走在一起了。学生间都传言说白涩安是为了周文才与安吉做朋友的,只有安吉,她相信涩安妖艳的背后一定有她的故事。

  本想这一切会就此平静下去,没想到几个月后,当周文与白涩安手牵手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安吉脑海里只有她们初识时的那句话“你知道吗?你身上有阳光的味道。”

  冷风一阵阵袭来,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在这个寂寥的黑夜,校园内空无一人,跌坐在地上的两个人面色苍白,相互依偎。心灵的恐惧早已盖过身体的寒冷。

  两人空洞的的眼神盯着从远处慢慢靠近的那袭白纱,哦,不,经过沙土的掩埋,它早已变得破烂发黄。着衣之人披着凌乱的长发,脏兮兮的面庞被遮掩的只剩下两只充血的眼球,在这让人瑟瑟不安的情形里显得更加恐怖。她赤裸着双脚走向他们。

  “别过来,别过来……求求你,别过来……”

  突然她停下脚步,望着这个向她哀求的女人,用她目眦尽裂的双眼盯着那张本来清秀无比的脸,她放声大笑起来,笑声穿过安吉的外耳道,在她的鼓膜中震荡。响彻在这片寂寥的夜空下,久久都未散去……

  “诶,你听说吗?高二三班的有个女生把自己埋在了学校的沙坑里了,”

  “不会吧,真的假的?”

  “是真的,刚刚被救护车拉走了,特别惨。”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ZGYWYD.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语文阅读网 版权所有